辛于

QUE SERA SERA

【k莫】记个开头,有缘再续

【希望喜欢】


“热死了今天……哎你今天没冰汽水儿啊?”

“我冰了,是不卖完了……”

声音从远至近,男生高大的身形摇晃着挡住门口的斜阳:“妈我回来了。”

郝眉走进来,夏日黄昏依旧灼人的夕阳再一次照到货架上。郝妈妈顺手关掉唱戏的电台,站起来把风扇打到三档。

“珊珊也来啦?要吃什么就拿,你妈妈下班了吗……”

郝眉不怀好意地笑,把书包扔到柜台后面的椅子上。于半珊哭笑不得地皱着脸,接过郝妈妈递来的虾条:“阿姨我都多大了,我妈都不管我叫珊珊了,您下回可以叫我半珊……”

郝眉摁住于半珊拆虾条的手:“先给钱啊不给不能拆。”

于半珊发自肺腑地从鼻子里哼一声,打开郝眉的手:“我郝妈给我的,你起开点儿。”

郝妈妈懒得看两个人扯皮,回身从郝眉侧包里拿了钥匙:“眉眉,妈妈先回去做饭,你看着点儿外边的冰柜,最近我老觉得冰棍儿少了。”

于半珊已经撕开了虾条袋子,塞了一嘴,说话含含糊糊地大舌头:“阿姨你不知道,郝眉把冰棍儿给……嗯嗯嗯……滚……嗯嗯嗯……”

郝眉瞥于半珊一眼,放开捂着他嘴的手,摸一根虾条儿塞于半珊嘴里:“吃吧吃吧多吃点儿,哎你女神的电视剧马上要演了,你……”

话还没说完,于半珊已经十分乖巧地跟郝妈妈道了别,一溜烟儿跑远了,走前还没忘在门口儿顺一袋话梅。

郝妈妈也走了,郝眉坐到柜台后头,从书包里翻出今天的数学卷子。没多会儿写完了,在卷子顶上标一个龙飞凤舞的“五毛”,又低头翻物理卷子。一个脑瓜崩儿轻轻地弹在额头上,郝眉还没抬头,嘴巴就咧开了。

柜台前逆光站着的男生穿着和郝眉一模一样的校服,眉眼英气,额角的汗水细密。

“北冰洋。”

郝眉把物理卷子抽出来,摊在柜台上,撑起身子绕出来,拽着男生的手腕走到门口:“不喝汽水儿了,我给你在冰柜底下留了个特好的冰棍儿,我妈昨天刚去进的,叫梦龙还是什么的,特别贵,不过听说特好吃……”

拨开一堆娃娃雪糕,郝眉拿出来一支咖啡色的雪糕递给男生,男生没接,先在兜里翻钱。冰柜上的小黑板用郝眉的放肆字体写着——“新到梦龙雪糕7元一支”。

男生拿出两张十块钱,递给郝眉。郝眉皱着眉拒绝:“我不要,本来就是给你留的。”

男生没说话,转身就往柜台走,熟门熟路地拉开小卖部放零钱的小抽屉。

“你干嘛啊ko!我不要你钱!再说了这雪糕也没那么多钱,我给他们抄几份数学卷子就赚回来了……”

ko合上小抽屉,拿过郝眉手里的雪糕。

“买两支,请你吃。”

最后还是没拗过ko,收了他十块钱。两个人拿了两根儿贵族雪糕,坐在小卖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从三角函数谈到篮球比赛。大半都是郝眉说,ko听着。二喜爸爸又被支使下来买酱油醋,郝眉把雪糕递给ko,站起来往小卖部跑,一边儿跑还一边儿回头冲ko喊话。

“给我拿着,别吃啊。”

给二喜爸爸找完钱,郝眉又上后边货架拿了一支圆珠笔。上午就看ko的圆珠笔没水儿了,愣是用红笔写了一份英语听写。怕雪糕化了,郝眉三步两步就跑到ko身边,把圆珠笔塞到ko书包侧袋里,接过ko递过来的雪糕。

“你是不是吃了!!!”郝眉对着手里小了一截的贵族雪糕干瞪眼,扭头就抽出了那根圆珠笔。

“你别用我圆珠笔了吃我雪糕之仇不共戴天。”

ko把自己的雪糕递到郝眉嘴边:“你咬一口吧。”

郝眉想了想,忽然就着ko的手,一口咬掉一大半的雪糕,冷得牙齿打颤还看着ko得意兮兮地笑。

ko愣一下,伸手揉乱郝眉翘起的头发,手掌在郝眉面前摊开。

“圆珠笔,给我。”

 

 


————溜了溜了————


评论(10)
热度(77)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