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k莫】不如茶饭

【小甜饼一个

不露脸游戏主播ko x 露脸贫嘴美食主播眉眉

希望喜欢⁄(⁄ ⁄•⁄ω⁄•⁄ ⁄)⁄】


1.

“今天学做宫包……保……宫保鸡丁,嗯……味道巴适……呃巴适得很……”

【hhhhhhh我莫啊不要用新闻腔念这句话啊hhhhhh】

【老莫你说你跟谁学的四川话,我保证不打死他】

【啊萌吐奶】

【好久没看up直播了怎么感觉中文并没有变好hhh】

【赌十块钱老莫做川菜会把豆瓣酱炒糊】

郝眉系好围裙,直播间的弹幕已经刷完了一轮。习惯性地挠挠头,郝眉提刀对准菜板上的鸡胸肉。

“先切鸡胸漏……呃肉,切丁。”

【鸡胸漏hhhhh】

【???露肉???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小心手啊老莫】

【震惊!男主播竟在直播间做出这种事!!!】

郝眉在切肉上还不太熟练,低着头忙着跟着刀子撤指头,没有心思看弹幕。郝眉出生在国外,三个月前才回到中国。整个直播间的人都知道,郝眉回国念书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

中国菜太太太太太好吃啦!

“我下一次要买肉丁……”郝眉小声嘟囔一句,叹口气,把肉丁拨到盘子里,弯着眼睛放到摄像头近处,“好啦!”

【啊啊啊啊爆炸可爱】

【哈哈哈对啊买肉丁就好了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这个肉丁切得emmm】

郝眉从柜子里翻出葱姜蒜,很快地在弹幕上看一眼:“emmm?是什么?yummy那种吗?”

【2333你想多了】

【咱们直播间里根本不会有昧着良心说yummy的人谢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傻老莫】

“不说拉倒。”郝眉剥下两颗蒜,冲着镜头晃晃。

【上次教老莫说拉倒的那个小姐姐你出来,咱们谈谈人生好吗?】

【上次教老莫说拉倒的那个小姐姐你出来,咱们谈谈人生好吗?】

【上次教老莫说拉倒的那个小姐姐你出来,咱们谈谈人生好吗?】

一边收拾食材一边和弹幕扯皮,郝眉单是准备就花了快一个小时。点火前郝眉揉揉额头,对镜头咧嘴笑笑:“哈哈,一点紧张。”

【有点紧张或者有一点紧张啦老莫】

【手好好看啊舔舔舔】

【别怕别怕反正当众失败这种事咱们也有不少经验了】

郝眉看着弹幕低笑出声,免不了又被一阵调戏。把豆瓣酱下到锅里,郝眉一边翻炒一边磕磕绊绊地讲话。

“放酱,要那个很难写的……郫县豆瓣酱……你们玩游戏吗……对对网游……我很喜欢一位游戏主播,叫ko,告诉给大家……哦哦哦推荐给大家……”

【啊啊啊啊啊ko大神】

【大神做饭好像也很好,他有一次在微博上发过照片】

【虽然很冷但是或许k莫cp了解一下】

【老莫你的酱是不是要糊了】

“啊——”郝眉手忙脚乱地把食材倒进去,半晌长抒一口气,“好了没有糊。书上说等鸡肉变色就几乎了。”

【怕不是要说差不多吧老铁(扶额)】

【hhhhh】

【语文是英语老师教的】

郝眉举着铲子,溜一眼弹幕溜一眼锅,又自我感觉良好地要给大家唱歌。

“我是不是没有在这里唱过歌,我唱歌好听的。”

弹幕起哄要他唱,郝眉清清嗓子,选了一首很喜欢的西班牙语歌。

【开口跪】

【求求老莫离开美食区专心唱歌好吗】

【好听好听舔舔舔】

“就唱到这儿吧。”郝眉关上火,把菜盛到盘子里,看起来倒也很像那么回事。又添了一碗饭,郝眉坐到餐桌边,开始今天的晚餐。

郝眉很喜欢直播,这种热闹的气氛让人觉得温暖。他吃饭的时候不太说话,屏幕上只留下忽闪的眼睛和一动一动的嘴巴。

【啊啊啊可爱】

【饿了】

【老莫你家还缺刷碗的吗】

郝眉吃到中场休息,托着腮跟弹幕学习“emmm”的用法。手机忽然振动起来,郝眉慌忙摁掉,抬头认真冲着镜头道:

“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我要去看ko啦,明天见。”

信号被切断,郝眉的包子脸迅速消失在屏幕上。

【?????是专门定了闹钟吗?????】

【就这么跟野男人跑了???】

【当真不是冰山攻x脱线受的设定吗???】

【那啥k莫邪教了解一下】

 


2.

ko登进直播间,顿觉气氛有些诡异。

今天的弹幕怎么这么……活泼?

【蹲老莫】

【老莫你别躲了我看见你的小呆毛了】

【今晚没听到老莫打饱嗝哦空虚】

【别一直刷老莫啦乖】

而大多数的弹幕完美地表达了ko的心情:

谁他妈是老莫???

“大家好,我是ko。”ko一边开场一边登录游戏,语气顿一下,“今天有客人吗。”

“有有有!!!”郝眉一边刷碗一边接话茬,“有英俊的@#¥%……啊怎么说……本男……本人……呃……”

弹幕都在刷“老莫你出来吧神の目光已经锁定你了”,郝眉正忙着光速洗碗没有看见。刚把碗放到沥水架上,就听到大神低沉的声音立体环绕一样传过来。

“老莫是吗?组队?”

弹幕还在刷“大神老莫是个进阶中的美食博主啦不直播打游戏的”“老莫打游戏可能也像做饭一样令人emmm大神你要慎重啊”,郝眉已经迅速擦干了手,登进了游戏世界服的账号。

于是,一分钟后,直播间的粉丝都看到了来自“Mo”的好友申请。

“ko师傅您好!我是郝眉。”

书上说师傅可表尊敬,知名海归主播莫扎他表示没毛病。

【hhhhhhhhhh师傅我来前儿的火车票麻烦您这儿给报一下】

【hhhhhhhhhh大神不要跟他组队好吗看起来傻fufu的】

【老莫咱们再回家学习学习好吗】

【什么!!!老莫居然是Mo吗!!!这个人战绩也是超神的啊!!!】

ko刚才从弹幕里看到了,这个主播叫莫扎他,粉丝都叫他老莫。一直生活在国外,三个月前才回国,现在在网站上做美食主播。

莫名想笑。ko同意了对方的好友申请并发送了组队邀请,莫扎他很快接受,又兴致勃勃地和ko连麦。

“喂喂喂?ko哥哥吗?我是莫扎他。”

ko一愣,一直看粉丝叫他老莫,没想到听起来年纪这么小。

【ko哥哥啧啧啧】

【ko哥哥啧啧啧】

【ko哥哥啧啧啧】

“我是,叫我ko就好。”ko本来话就少,此刻也默默地带着人进场,直播间里只剩下相声主播莫扎他一个人的声音。

“那ko你叫我小莫。我开直播,你们回来,不要在大神这里……呃……淘气。”

“不行的,你们还是要叫我老莫。”

“因为‘老莫’听上去很厉害。但是ko师傅更厉害,所以叫我小莫,表示对ko师傅尊敬。”

“不能叫师傅吗?为什么?不是表示尊敬别人吗?”

“好的,不能叫拉倒。那我可以叫哥哥的对吧?我二十二岁。”

“ko哥哥。”

ko操作的手指顿一下,半晌轻轻抿一下嘴唇:“嗯。”

【?????ko答应了?????】

【之前还说叫ko就好的,狗子你变了】

【这莫名的宠溺是怎么肥事?】

【这是爱!!!这是爱!!!】

ko努力不让自己分神在弹幕上,观察了会形势,低声道:“你掩护我。”

那头笑嘻嘻地“嗯”一声。ko潜行到对面的山上,瞄准,射击,一回身就看到莫扎他利落地干掉了伏击者。ko勾一下嘴角,莫扎他吹一声口哨。

【卧槽老莫操作666】

【贱萌贱萌的hhh】

【啊被圈粉,关注了】

ko向莫扎他在的地方跑过去,一边跑一边沉声道:“团战?”

郝眉扒拉一下刘海,朗声应答:“来呀。”

团战的时候会匹配到不同国家的人,郝眉操作利落,英文也说得利落。结束一局,ko沉默着又开一局。

间隙时耳机里的声音会换成中文,跳跃着打在ko耳边心间。

ko短暂的失神。

他向来欣赏认真的人。

他第一次见到因为认真做好了每一件事所以心无旁骛骄傲快意的人。

他想他不是欣赏耳机那边从未谋面的这个人,他是有一点点认真地喜欢他。

 


3.

【未解之谜——为什么游戏打得好歌唱得好的小哥哥一定要来做美食主播???】

【放过那颗西红柿吧它还是个宝宝】

【要不生吃了吧可能味道还好一点哈哈哈】

郝眉正切着番茄,忽然很懵地看一眼镜头:“啊,我不会……嗯……不会……那个鱼……”

【hhhhhh你怕不是想说你要做番茄鱼结果不会收拾鱼吧】

【不知所措地吃手手】

【老莫自从勾搭上ko大神,就逐渐生活不能自理了】

【昨天老莫说想吃小排,今天大神微博就发了梅子小排的图片啧啧啧啧基情的味道】

【k莫党头顶青天】

郝眉看一眼鱼,看一眼番茄:“但我还可以做白糖拌西红柿哈哈哈嘶——”

【啊看着好疼】

【心疼嘤嘤嘤】

【快拿创可贴包一下】

郝眉短暂地消失在屏幕前,回来以后还是笑嘻嘻地甩着手:“没事没事,但是比我想的不好,今天就不直播啦,明天见!”

ko摘下耳机,皱着眉站起来,半晌又呆呆坐下。手边的屏幕亮一下,是来自莫扎他的信息。

“抱歉大神,今天有事情,不能组队了。”

ko良久未动,屏幕渐渐暗下去。

心内好像有什么微微梗着,想要见他。明明上一秒还觉得每天看他直播、和他连麦、听他高声低声地说话就已经很满足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贪心了呢。

 


4.

直播间的小天使们绝望的发现,著名黑暗料理主播莫扎他先生最近越来越懒了。比如今天在微博上撂下一句“我去门口下馆子啦”就没有然后了。

比如昨天也是,前天也是,大前天也是。

【你说你家在哪,我去把你家门口的馆子拆(微笑)】

【楼上的组团吗(微笑)】

【我也去(微笑)】

【ko的直播时间也压缩成一个小时了(抓狂)】他们怕不是一块去下馆子了吧!!!】

而此刻的郝眉已经美滋滋地坐在了饭馆里。

“水煮鱼,可乐鸡翅,米饭。”挠挠头,郝眉又叫住点餐的小姐姐,颇有些羞涩道,“呃……两碗……两碗米饭。”

上菜的时候又不出所料地送了一份炒青菜,郝眉对着上菜的小姐姐不好意思地道谢,把小姐姐羞得脸颊红红。

十分钟后,小姐姐又在收银台前见到了郝眉。

“那个……我能见见厨师师傅吗?这个。”郝眉指指手里空空如也的鸡翅盘子,“我想学。”

ko撩开后厨的帘子以前顿了顿,还是去冰箱里取了一小碗杏仁酪。郝眉最近点的菜都太燥了,吃点杏仁酪或许能清润些。

撩开帘子,一眼对上少年气清亮的双眸。ko莫名觉得心间结了万千情绪,逼着他垂了眼睛掩藏。

“有什么事吗。”ko把杏仁酪推到郝眉眼前,再抬眼对上郝眉的目光。

目光淡淡,掌心水汽茵茵。

郝眉皱皱眉,没说话。半天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俯身抱上ko刚剃了寸头的脑袋。

“ko!!!你是ko!!!我认得你的声音!!!”郝眉撤一步,拍一下ko呆滞的肩头,嘴巴咧到耳朵根,“同志,我可想死你啦!”

杏仁酪胆战心惊地抖了抖,为同志相见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ko看着眼前明亮的笑脸,在被幸福冲昏头脑以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着谍战片和冯巩小品学中文了好吗。

 


5.

【啊啊啊啊你个死老莫你总算回来了】

【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呀算了你回来就好盖着棉被纯聊天都好】

【楼上醒醒,搬砖了】

【怎么不像在厨房啊,今天不做饭吗】

郝眉调好角度,笑眼弯弯地冲镜头打个招呼。

“大家好,我是莫扎他。今天想和大家讲一件事情。”

【诸君,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老莫我还没做好公布恋情的准备呢(害羞)】

【为什么表情这么荡漾】

郝眉挠挠头,下意识地摆弄领口的扣子,唇角轻轻上扬:“嗯……我以后不直播做菜了。”

【???】

【以后都不直播了吗】

【为什么啊没有黑暗料理的日子好难熬(哭)】

郝眉笑笑,向后靠到椅背上:“因为我找到让我想偷懒的人了,我决定以后都吃他做的菜啦。”

【你说是不是你相好的给你写的稿子,我的老莫中文不可能说的这么好】

【???是公开恋情吗???我亲历了大型女友粉心碎现场???】

【恋爱让人油嘴滑舌】

【嘤嘤嘤不做菜就不做吧,可不可以直播点别的呀】

【可不可以直播点别的呀,盖着棉被纯聊天我也看】

【可不可以直播点别的呀,盖着棉被纯聊天我也看】

【可不可以直播点别的呀,盖着棉被纯聊天我也看】

“哈哈哈。”郝眉挠着下巴笑一下,“那我教你们学英语啊?”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哎哎哎别走,你们不喜欢吗?”郝眉声音微微上挑,“实用英语,从入门到放弃——”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那教西班牙语?法语?”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取关了,谢谢】

ko倚在门边,看着电脑前乐不可支的少年,眉梢眼角飞扬,一如初见时快意骄傲模样。

我不想告诉你我偷偷查到你家地址的隐秘心思,我不想告诉你我们的悬殊让我生出的犹豫和胆怯,我不想告诉你你说厨师怎么了我还在念书吃白饭的时候我心里的奇妙感受,我不想告诉你你无意间的小动作让我生出的占有欲。

我只想与你粗茶淡饭,予你喜乐安稳。
评论(23)
热度(259)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