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瓶邪】百鬼簿【七】

【复健

前面写得也不长,我一起重发一次吧,更新在最后

估计后面也不会很长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当时看的人就不多

填上

希望喜欢】


【一】

吴邪抬头,台灯在他脸上晕起一圈柔和的光,与帘子掀开露出的大片阳光微弱对抗。直到来人走到近处,吴邪才看清眼前人。

一个中年女人,身后跟着一个高中模样的男生。

“你好。”吴邪笑笑,又低下头,脚上微微用力,缝纫机咔哒咔哒地响起来。

女人也笑笑,手不停止地翻过墙上挂着的布。男孩子跟在她身后,两个人交谈的声音低沉。

“这个吧?”

“好。”

“配这个也很好。”

“嗯。”

吴邪伸手去够剪子,眼镜下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滑过女人的脸颊。

她要死了。

 



【二】

男生是在第十七天的傍晚来的,身上穿着吴邪做的衬衫。

“谢谢你的衣服,我母亲说很好看。”

吴邪绕线的手指不停,略略点头:“是很好。”

男生递上一盏长明灯:“我想再见一次我母亲。”

吴邪剪断缝线,在尽头处打一个结。男生也不说话,两个人在台灯晦暗的光线里对峙。

吴邪忽然抬手,从左边抽屉里拿出一本很厚的簿子。倾身点上那盏长明灯,摇曳的火光映在纸上。

吴邪戴上眼镜,手指在密集的栏格间滑动。

“第二行第三个,你要找的魂魄。”

男生伸手截住簿子:“好。”

吴邪食指点过男生眉间:“如果突然看不到魂魄了,就是你母亲的生魂散了,你也不必回来了。”

男生站起来:“好。”

“喂,你等等。”吴邪无奈地笑笑,男生回身过来,恍然大悟似的开口。

“谢谢。”

吴邪招手:“不是,你过来。”

男生走近一步。

“你过来。”吴邪指一下身边,“这里。”

男生滞一下,随即大步流星地走到吴邪身边。

“低一点啊。”

男生俯身,手掌撑在桌沿。

吴邪拿过一边的红线,穿过细小的针眼,伸手扯一下男生的衣领。男生仿佛要开口,吴邪的第一针已经刺下去。

男生抿唇,吴邪的额头似有若无地蹭过自己的下巴。

“好了。”半晌,吴邪凑近,咬断红线,“你还小,我护着你,你只管去。”

男生直起身子,脸颊从光线中隐去:“谢谢。”

走过门口的穿衣镜时,男生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领。扣子大小的一个“吴”字,像台灯下懒散蹬着缝纫机踏板的男人一样瘦硬。

 

——————————


吴邪是个捕魂师,负责捕捉这一带留恋人间的魂魄。偏偏吴邪又懒,便以返魂为代价,使不能忘情的人替自己四处捕魂。

一盏长明灯,你替我索回一个魂魄,我让你再见一个魂魄。

其实很不划算,客人拼尽全力收回一个魂魄,往往只能换来与亡人短暂的相见。

从长明灯点亮开始,油尽灯枯,生魂消散。

 

——————————


帘子被掀开,露出半片阴沉的天空。吴邪侧头看一眼桌角的长明灯,还亮得炽热。

“很快啊。”吴邪接过男生递过来的魂魄,指尖点过抽屉里整齐码放的玻璃瓶,魂魄被收到右侧的瓶子里。

“可以开始了吗。”

吴邪点点头,从后面翻开同一本簿子:“这里写你的名字,这里写你母亲的名字。”

男生下笔,吴邪站起来伸个懒腰,路过整齐的花布,打起帘子,整片阴沉的天空压到面前。

“怎么每次都是这种鬼天气。”吴邪伸手,沉重的铁门落锁。

“好了。”男生抬头,吴邪还站在门口,动也不动,不知道在做什么。

“好了。”男生心里莫名有些紧张,“吴邪。”

“啊?啊啊啊好了吗?”吴邪转身,手指扒拉着刘海,“我长得真挺帅的,是吧?”

男生偏头,吴邪身前的镜子从碎花棉布后露出来。

“写好了。”

“扔过来。”

“嗯?”男生打量一眼两个人之间狭长的过道,不自觉地问一声。

“你这个孩子,怎么话少耳朵也不好呢?”吴邪伸一下手,“扔过来。”

男生放手,簿子轻飘飘落入吴邪手中。

“张起灵?”吴邪眯眯眼睛,“白玛……”

“嗯。”张起灵沉默看他,吴邪一直看着簿子,半晌忽然脱力一般撑住镜子,百鬼簿落到地上,惊起细小的尘土。

张起灵堪堪迈出一步:“你……”

吴邪摆摆手,撑着膝盖站直,唇色苍白:“在你身后。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好门。”

张起灵怔愣转身,温柔的女子坐在如豆的灯影下,泪眼朦胧。

 



【三】

吴邪醒来的时候,阳光跳跃在窗外的叶子上,空气里都是泥土的味道。吴邪不想起床,伸个懒腰又翻个身,挥手拥住被子。

细碎的声音从棉花的缝隙里穿过,吴邪坐起来,甩甩头发,光着脚走出去。

“咔嗒咔嗒”的声音渐渐大起来,吴邪靠在门边,手臂抱在胸前,笑着歪头看台灯下的人。

手法笨拙,线很快缠在一起,解线团的时候手指倒是灵活。

“喂。”

张起灵弓着的背挺直,转过来微微点头:“你醒了。”

“怎么没走?”吴邪赶他起来,把线重新缠好,“见着了吗?”

张起灵“嗯”一声,吴邪歪着头看旁边的一叠衣服,张起灵递过来一张纸,稀疏地写着名字和衣服的款式。

“你都做了?”吴邪低头看看歪扭的缝线,脸上倒还笑得温和。

“没有,这是第一件。”张起灵站起来,少年的个头刚刚到吴邪鼻梁。

“不做了。”吴邪顺手牵住少年的手腕,把他从缝纫机狭小的缝隙里带出来,“去找点吃的,我饿死了。”

 

——————————


早上七点,卖早点的小摊位人头攒动,家长盯着穿校服的小团子吃饭,一面夹菜一面低声地呵斥。吴邪拿筷子敲敲张起灵的脑袋:“想什么呢?”

张起灵愣一下,摇摇头,低头啜碗里的豆浆。

“还没放假啊……”吴邪用筷子分一半油条,夹到张起灵眼前,“你不去上学啊?”

“嗯。”张起灵咬一口油条,“你醒了,我就走了。”

刚才的家长已经领着小团子走了,又有新的小团子坐下,摇着脚等妈妈拿早餐过来。

“喂。”张起灵抬头,吴邪正咬着筷子看过来,眼睛亮亮的,像个孩子。

“你在我铺子里帮忙吧,包吃包住,就是工钱少点。你学习得空的时候帮我去市场进货就行,我手伤过,劲不够。”

张起灵很久没有讲话,豆浆放凉了,结起一层薄薄的膜。吴邪呼噜呼噜地喝着小米粥,浑然不觉的样子。

“我找好活了,在……”

“反正你就是不上学了呗,对吧?我没理解错吧?”吴邪放下筷子,目光忽然严肃起来。

张起灵手指不自觉地蜷一下,低着头,吴邪看不到他的目光落在哪里。

“嗯。”

吴邪的话很快逼过来:“你母亲是这样说的吗,张起灵?”

“不是。”张起灵抬头,目光坦坦荡荡,“可我没有钱。”

“我说没说包吃包住有工钱……”

“我不需要。”张起灵声音清冷,“同情,我不需要。”

“同情个屁的同情。”吴邪抽一张纸蹭蹭嘴角,又抽一张给张起灵,“擦嘴,回家。”

 

——————————


“你过来。”吴邪坐到缝纫机后面,拧开台灯,昏黄的光线又让他的脸颊柔和下来。

张起灵把吴邪路过市场时买的绿萝放下,走到吴邪身旁。吴邪收一下下巴,张起灵弯下腰,眉毛微微皱起。

吴邪用很小的剪子挑开线头,从头拆下张起灵领子上的“吴”字。

“再等等。”吴邪抬头笑笑,从旁边取过张起灵补了一半的裙子,“刚才我没好意思说你,但现在你要自己出去住,不能连钉扣子都不会吧。我教你。”

张起灵看一会吴邪,恍惚间觉得他的侧脸都融在一片昏黄里。

“为什么要我上学。”

吴邪摸摸钉好的扣子,嘴角弯一弯:“你母亲是个很好的人。”

张起灵迎上他的目光,沉默着不说话。

“你们那天走之后,她又来过一次。”

吴邪换上另一种颜色的线,给一件小外套缝口袋。

“她托我给你再做一套校服。”吴邪抬一下头,“我还没收裤脚,你想看的话,就在左边靠下的第二个柜子里。”

张起灵抿紧嘴巴,半晌转身打开柜子,校服放在最上面。

“就算那天你走了,我也会去找你的。”吴邪笑笑,“至少得把做好的衣服给你,至于你上不上学,本来也不关我的事。”

 



【四】

张起灵在吴邪家住了下来,但除去吃住一分钱也不要,每个周末坚持要去打工,有的晚上还会去帮吴邪进货。

吴邪笑笑,也不拦着他。

张起灵放下书包,白色的衬衣校服已经被汗水打湿,贴在后背上。张起灵解开扣子,伸手推开洗手间的门。

“小哥,别洗冷水澡。”

吴邪的声音从前面店铺里传过来,张起灵搭在花洒开关上的手顿一下,吴邪已经从外面走到门口。

“刚回来,身上都是汗,就洗冷水澡……”吴邪把毛巾打湿,挂在臂弯上,“转过去。”

张起灵抬眼看他。

“那我转。”吴邪说着绕到他身后,把他已经脱了一半的衬衣拽下来扔到一边,“都是大老爷们,还害羞啊?”

张起灵不说话,毛巾顺着发梢擦到腰间。

“你在我眼里,跟毛毛也差不了多少。”

毛毛是早点摊子老板的儿子,七岁,还分不清叔叔和伯伯的年纪。

“我自己来。”心里忽然像是梗了一下,张起灵回身拿过吴邪手里的毛巾。

吴邪愣一下,勾唇笑笑:“行吧。”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啊对了,等会有东西给你。”

 

——————————


“有人来过。”

吴邪侧头看一眼桌角的长明灯,剪断缝线伸个懒腰:“是啊……还是个酒鬼……”

吴邪的声音忽然停住,烛火摇曳轻轻,在夏日的空气里显得更加燥热。

张起灵难得地躲开吴邪的视线:“嗯。”

“很合身,转过去我看看。”吴邪靠在椅背上,眼镜滑到鼻梁间。

张起灵身上穿着吴邪新做的白色背心,转个身,手脚有些羞涩的笨拙。

“嗯嗯嗯,很好很好……”吴邪说着站起来,凑过去剪掉背心后面的小线头,“还有东西要给你。”

张起灵侧头看他:“不要了。”

吴邪从他身边走过,带起一阵微凉的风:“怎么能不要呢,难得你过节。”

“什么节。”

吴邪捧着小盒子回来:“儿童节啊,你忘啦?不是学校都要什么唱歌跳舞的吗,打开看看。”

张起灵看着吴邪,带笑的眼睛隐在眼镜后。用拇指抵开锁扣,小箱子里是一只星空棒棒糖。

“我不知道买什么,卖东西的人说孩子都喜欢这些玩意儿。”

“谢谢。”张起灵很久才回,头低着,吴邪隔着昏暗的火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我,早就不过儿童节了。

张起灵慢慢收紧手指,抬头看着吴邪的眼睛:“我很喜欢。”

 

——————————


“我走了。”吴邪正坐在竹椅上看书,眼镜又滑到鼻梁。听到张起灵叫他,扶扶眼镜抬起头。

“嗯嗯嗯,昨天我看市场上有很好的青菜,你想吃吗?”吴邪放下手里的书,眯着眼睛看张起灵。

“好。”张起灵点头,把书包的另一个根背带也挎到肩上,“我回来顺便买。”

“行,路上小心。”吴邪又躺回竹椅,张起灵推门出去,吴邪的旧车子骑起来有吱呀的响声。

路过早点摊子的时候,毛毛正坐在小马扎上打盹,头一点一点的。

如果吴邪在,会悄悄蹲下来,忽然很大声地叫毛毛的名字。毛毛的嘴巴会扁下来,冲吴邪龇牙咧嘴,坐在吴邪的膝盖上抢他的豆浆。

张起灵闭一下眼睛,强迫自己回神。再睁眼的时候,车子已经迅速地冲着前面逆行的自行车头撞了上去。

“抱歉。”张起灵扶起侧翻在地上的人,一阵很大的酒味传过来,“有没有伤到?”

男人挥挥手:“没事儿,没事儿……”张起灵扶他站起来,酒鬼忽然凑近,撑着张起灵的肩膀笑一下,“好啊,嗯?你说好不好?哈哈哈……”

张起灵皱眉,不知道应不应该拦着他骑车。一愣神间,男人已经骑上自行车,踉跄着冲毛毛骑过去。

张起灵冲上去抱起毛毛,车子堪堪擦着马路牙子转弯,毛毛在他怀里扯着嗓子哭。

再回身,男人已经走远了。

 



【五】

院子里有陌生的声音,张起灵停好单车,从车筐里拿出刚买的小青菜,叶子嫩绿的。

“怎么了。”张起灵紧走两步,抓住从里面走出来的吴邪的手腕。吴邪闪躲着歪歪头,半推半拉地就着张起灵的手腕把垃圾倒了。

“没什么,前几天来的那个酒鬼,要找的魂魄被别人先一步收走了。”

“嗯。”张起灵应一声,脸颊绷成僵硬的线条,吴邪摸摸脸上的淤青,知道他是生气了。

“他心情不好,我不好意思下狠力气还手。”吴邪撞一下张起灵的屁股,“你也知道,老子这么善良的人。”

张起灵不说话,脸颊稍稍柔和一些。

“天真,你他娘的倒个垃圾栽桶里啦……”

张起灵转头,正遇上说话的人从里面出来,嘴巴微微张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张起灵扣在吴邪手腕上的手。

“小哥,这是你胖子叔叔。”吴邪反手扣上张起灵的手腕,张起灵抬头,看见胖子的嘴巴张得更圆了。

 

——————————


吴邪和胖子在一起的时候显得格外高兴,说话的声音都高了八度。张起灵洗好苹果,扔给胖子一个,躺在吴邪的摇椅上看天。

“你从哪找来这么个闷响的炮仗,老子放个屁都比他有意思。”胖子咬一口苹果,转头冲吴邪喊话。

吴邪从簿子里抬起头,随手拿过一只线团,正正砸在胖子肚子上:“滚蛋。”

胖子拉着凳子坐到吴邪身边:“你找着没有?是不是老眼昏花了?你这是病得赶紧治啊……”

“找着了找着了,这个。”吴邪扶扶眼镜,把簿子递给胖子,“你说你是不是傻,到手的魂魄也能让她跑了。”

“嘿这能怪我吗,还不是她对胖爷爷我施美人计。”胖子的指头滑到后头一栏,“她怎么跑这么远啊,我就说我怎么一直找不着她……”

如果说吴邪是开超市的,那胖子就是走街串巷卖杂货的,以四处捕魂为生,是地地道道的捕魂师。

“你好不容易来一次,多住些日子再走吧。”吴邪摘下眼镜,站起来伸个懒腰。

胖子放下簿子:“本来我是没想多住的,但今天我一看你对付那个酒鬼那弱鸡样儿,觉得还是得留下保护保护你。”

吴邪作个揖:“好好好,承蒙胖爷您庇佑。”

胖子摸摸肚子,回头看见张起灵已经闭上了眼睛,复又转回头来:“不是我说,上回那事儿后遗症也太大了,我看你腿好像不如以前了……”

吴邪突然开口:“上次你来我做的鱼还行吧。”

胖子眼睛转一下,猛地一拍大腿:“太好吃了,我念叨小半年了,你快快快今晚上再给我弄两条……”

余光瞥一眼椅子,果然冷不丁撞上张起灵看过来的眼神。胖子揉揉后脖颈,再偷看的时候,张起灵又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


“不是我说,你找这个小哥还真挺好的,夏天能降温,晚上能驱蚊。”胖子一挥刀,鱼头应声而落,吴邪在胸前合合掌:“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你他娘的下刀不能轻点?”

“你都要吃人家了,还装什么好人啊。再说这吴小佛爷都退隐江湖这么些年了,就算是和尚也该还俗了。”

“我一心向善行不行。”吴邪指挥着胖子摘掉鱼的内脏,顺便侧头看一眼卧室里写作业的张起灵,声音略略压低,“那个酒鬼想见的魂魄,我约了他后天来见。”

“天真我真是日了狗了,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他没捕来魂魄,你就要替他返魂,这是逆命格的事情,你……卧槽你别拿你刚摘了菜的手捂我嘴……”

“其实从那件事情之后,我就不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了,太累了。”吴邪放下手,在流水下冲干净,“可是这个人,我想帮帮他。”

“为什么?你相好的?”

吴邪深吸一口气,在围裙上蹭干净手,转头看向胖子的眼睛。

“他想见的人,是那件事里死的那个人。”

 



【六】

“这道题有几个人复数忘了加s,把手举起来……我看你们干脆也别上学了……”

“啪。”张起灵愣一下,笔尖在试卷上折断,洇出一团红色的墨迹。张起灵忽然站起来,卷子落到前面人的座位底下。

“哎……张起灵,你给我回来!张起灵……”

张起灵很快地跑过操场,男生打篮球的喧哗声迅速消失在耳后。自行车被卡在一排又一排车子里面拿不出来,张起灵没有犹豫,转身跑出学校大门。

“小哥!”

突然停下,张起灵也禁不住趔趄一下。额角上全是汗,衣服贴在身上,浅浅地显出麒麟纹身的纹路来。胖子把烟头扔在脚边,站起来拍拍裤子。

“吴邪还真没猜错,你还真回来了。”

张起灵收回目光,直直地冲着裁缝铺的大门走过去。门关着,张起灵知道从里面落了锁。

手腕忽然被钳住,张起灵侧头,胖子嘿嘿笑着放开手。

“你要是现在进去,坏了吴邪的命格也说不定。”

张起灵敛目,胖子迅速递上来一支烟。

“要吗?他不让你抽吧?胖子叔叔给你,拿着。”

 

——————————


张起灵足足听胖子扯了三个钟头的淡,门锁的声音才响起来。张起灵很快地起身,出来的人是那天见过的醉汉。胖子从张起灵身边蹭过去:“干嘛呢?快进去看看小天真啊,铁定又他妈晕了。哎?卧槽?”

张起灵转头走进去,胖子蹲下来颇为惋惜地摸摸地上男人微微渗血的嘴角:“我昨天说让你别打吴老板了吧?你非不听,你看看你看看让我们小哥打的……年轻人就是火气大……”

地上躺着的男人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眼神迷茫又潦倒,胖子看看他捂在胸前的照片,半晌叹口气:“这个孩子倒还是我头一次见他的样子。”

照片里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抿着嘴,眼神格外明亮。

 

——————————


阳光里浮起的灰尘让张起灵微微眯了眯眼,空气里弥漫着灯火的气息,昏暗的长廊空荡,各色的布料被不知哪里来的风吹得泛起褶皱,吴邪不在。

张起灵大跨步走进去,洗手间的水龙头一直在漏水,吴邪上次就昏倒在门口。

右手边是厨房,早上吃的小笼包只剩下半笼,吴邪说明天得把小蒸笼拿去还了。

再走三步,是张起灵的房间,原先是放杂物的,吴邪上上下下收拾了一整天才变成能住人的样子。

再走一步的右手边,是吴邪的房间。张起灵停住脚,吴邪昏倒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手还抓着床单一个角,拽的整张床褶皱不平。

张起灵俯身抱起吴邪,床单松松地垂下来落在地上。傍晚的阳光温柔,张起灵忍不住低头,脸颊贴到吴邪额头上。

把吴邪放在自己床上,胖子已经开始在隔壁咣里咣啷地做饭。张起灵直起身子,想着得去把吴邪的床铺好。

吴邪的嘴巴动一下,声音很小,张起灵却听得明明白白。

“黎簇……黎簇。”

 


【七】

张起灵考完期末考,毛毛仿佛一夜长大,进入了人生的忧郁期。早上去吃早饭的时候,毛毛再也不坐在吴邪怀里了,而是沉默地坐在张起灵身边,老成地戳开包子吸里面的肉汁。

然后一大一小坐成不会说话的饕餮精。

在老板娘的第十二次眼神暴击下,吴邪放弃了去早餐店吃饭,改成支使张起灵带饭回来吃。偶尔出门路过早餐店的时候听老板娘说,张起灵只要一出现,毛毛就要学他,影响十分不好,吴邪只好改成在家里做早饭。

张起灵像个老爷爷一样,喜欢吃煮烂了的西红柿鸡蛋面。吴邪每次煮面都要一边念叨自己家里养了个大爷,一边抱怨毛毛这个小兔崽子不学好。

吃第三顿面的清晨,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出现了。

“吴师傅在吗?”

女孩子的声音有些局促,吴邪戴上眼镜,放下面碗,站起身迎出去。

“我就是。裁衣服吗?有新到的花样,可以做件旗袍。”

女孩子害羞地笑笑,把短发抿到耳后,抬手翻拣墙上挂着的布料。吴邪拧开台灯,借着光钉昨天没钉完的纽扣。张起灵在厨房刷碗,水声窸窸窣窣地听不很清楚。

台灯忽然灭了,吴邪叹口气,摘掉眼镜往厨房走。

“小哥,去买个新灯泡。不要很亮的那种,眼睛受不了。”

张起灵应下,看一眼颊边泛红的小姑娘,转身出去。

 

——————————


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不在了,只有长明灯忽明忽暗的。张起灵换上灯泡,吴邪满意地叹口气,继续跑一条裙子的边。

“我想学返魂。”

吴邪没说话,缝纫机针也响踏板也响,张起灵在凳子上坐下。

电话铃响了,吴邪接起来,叠声说了一串“好”,放下听筒。

“走吧大哥,班主任叫家长。”

“期末成绩下滑了一点,不过不太要紧,好好调整一下。”班主任是个年纪不小的老太太,眼神儿不大好,架着眼镜在成绩单上挨个儿往下指。

“这儿呢老师。”吴邪在张起灵名字上点一点,张起灵看他一眼。

“啊对对对,在这儿呢……语文……数学……英语……”班主任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吴邪,“对了,上回他英语老师还说他上课上一半跑了,怎么回事啊?”

张起灵一愣,低下头,看到吴邪抓住了自己的手。

“没事儿。我有点病了,这孩子疼我,不放心。”

吴邪冲着班主任笑,牵着自己的手一晃一晃的。张起灵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和喜欢的人在校园里牵手被班主任抓到,却被珍重地握着手保护起来了一样。

“物理我就能给他补,真的,老师您放心吧。”

吴邪说着往前甩一下手,张起灵跟着往前挪一步。

“快跟老师说说能不能进步。”

吴邪的手指轻轻捏捏张起灵的手掌,张起灵点点头,“嗯”一声。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吴邪回身,屈起指头弹一下张起灵的脑门:“还想学返魂,等物理上了八十吧。”

张起灵什么都没听见,只低着头一眼一眼地看两个人牵着的手。

世界这么大,你是我在平凡世界里找到的宝物。


评论
热度(26)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