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k莫】不如茶饭【续一秒】

【趁着春假出去玩耍把心玩野了笔都提不动了hhh

正好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梗

正好看到大家还挺喜欢《不如茶饭》的

那就再交代一点吧~

希望喜欢(这个小段子和咸鱼的本大侠)】


前文


【什么!!!你在大神家!!!】

【我觉得老莫他相好的就是ko大神没跑了】

【好♂兄♂弟一生一起走】

【前面的不要瞎想,老莫是我的】

而老莫大大其实并没有在意弹幕在说什么,他正在和ko大大就一会直播完了要不要吃烧烤的问题进行磋商。

“啊累的时候吃鸡翅膀很幸福。”郝眉感慨地伸个懒腰,眼神示意ko可以打电话订餐了。

ko本着一聋到底的原则,顶着眼神压力开了话筒。

“大家好,我是ko……今天和莫扎他一起直播。”

“是我,我是莫扎他。”郝眉的脚趾勾在ko挽起的裤腿上,默默开启自己的话痨属性,“今天ko干仗,我解说。”

【你是不是交到了来自大城市铁岭的朋友】

【来啊来干仗啊】

【有一种ko大神要去饭店门口跟别人互摔酒瓶子的感觉】

ko低低地笑一声,弹幕啊啊啊啊叫成一片。

工作日的晚上人不多,ko一个人在地图上转了很久才到了人相对多一些的地方。

【仓库有人啊啊啊啊大神】

【山上也有人】

【大家都聚在这里轰趴吗哈哈哈】

“打仓库……”

郝眉话音未落,仓库后的人已经应声倒下。

【???到底是ko在打还是老莫在打???这么懂的吗???】

【隐性秀恩爱最为致命,各位我要报警了】

【总觉得那个相好的就是ko】

【楼上请你坐下】

“哎?”打完一局,郝眉一边看前面的弹幕一边揪一颗葡萄塞到ko嘴里,“我没说过吗?我们就是搞上啦!”

弹幕短暂地安静。

【啊啊啊啊啊啊你没说过啊你个完犊子的负心汉!!!!!】

【是我想的那个搞上了吗???老母亲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

【啊啊啊啊啊我原地爆炸!!!!!】

没管爆炸弹幕,负心汉郝眉已经好学了起来。

“搞上了不对吗?”郝眉小声问,“搞在一起?”

“你最近看了什么。”ko被他的直白撩得呼吸不能,游戏也不打了,捏着郝眉的小拇指强装镇定。

“就论坛啊……《八一八我老板和他的小情人》……《八一八z男星的几段情》……嗯……”

ko嘴角微扬,抿唇低头,半晌带着笑凑近话筒。

“嗯,我们搞上了。”

——————————————————

“这是小面,钟水饺,回锅肉……散呃……蒜蓉上海青……嘿嘿嘿……”

【???笑点是???】

【hhh傻乎乎的我莫】

【好久不见老莫】

郝眉自从和ko在一起之后就很少直播了,一是做菜的机会少了,二是学业渐渐繁忙起来。粉丝都跑到ko直播间去蹲老莫,因为常常能听到他的说话声走路声呵欠声出现在背景音里。

“这是郝眉五星餐厅顶级大厨ko先生。”

镜头一转,硬朗的黑衬衣出现在镜头里,似乎刚刚坐定,双手搭上餐桌,又抬起来去舀对面的汤。

【啊啊啊啊啊啊好吧还是没有脸】

【有个半身我就满足了(哭)】

“他害羞,所以大家只好看我。”郝眉把手机放到桌子旁的小三角架上,镜头只带到一点点ko的左臂。

“啊。”坐下来的郝眉脸上忽然浮现出恍然大明白的神情,很是骄傲地挑一下眉,一面接过汤,一面冲对面的人小声道,“我们也要有一个大家的。”

尾音微微上挑,满意的样子。

【我们都听到了傻老莫】

【甜哭】

【好了啦你们有一个大大的家了啦】

“嗯。”

【大神在笑啊啊啊啊啊我萌的cp世界第一甜】

【忽然泪目】

【想去给二位的大家给二位刷碗】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很安静,ko是因为本身话少,郝眉是因为腾不出嘴来说话。磨磨蹭蹭吃到撑,郝眉取了手机,表情难得地一本正经起来。

“大家,你们的ko大大最近不能直播了,因为我要借走他。”

【难道不是你的吗(假笑)】

【说得像还能还似的(允悲)】

【你们要干啥!!!】

郝眉小小地打个嗝,抬头看向对面低头浇花的人,下巴一抬,干净飞扬的笑容出现在屏幕上。

“干一票大的!回见!”

【???一天到晚的净跟些不正经的电影学中文】

【走了???】

【喂喂喂老莫???】

【真走了???】

收了手机的郝眉跑到窗边,不厌其烦地用食指碰了碰窗台上小小的一盆含羞草,手指上的水滴沁凉。

“你的护照收好了没有呀?”逗完了含羞草的郝眉又蹭到ko身边,弯弯的笑眼也仿佛带着水汽。

“放在你那了。”

水雾落在郝眉脸颊上,郝眉眯着眼睛抬手蹭一下,ko好笑地拉他往后退一步。

“妈妈说在机场接我们,手续也问好啦。”

“嗯。”

“妈妈还说要给你包见面红包,等领完证再包一个,你猜里面有多少钱?”

郝眉顺势从身后抱住ko,脚踢踢踏踏地不老实。

“就算只有一毛也分你一毛五,放心了?”

郝眉笑嘻嘻地左右晃晃,又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拽住ko的手腕。

“快快快你还不会穿领带啊!”

“系领带。”

“快点快点我教你,到了照相要用的!”

“到时候你帮我系。”

“寄什么?明天就走了还有东西没寄吗?那先寄东西吧先不要学穿领带了……”

ko没忍住,在一室清辉下把唠唠叨叨的莫扎他大大抱了个满怀。

含羞草乖巧地闭上眼睛,沉睡在安静的月光里。


评论(4)
热度(79)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