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瓶邪】红楼外梦 第五回【补档】

【做合集的时候发现没了,补个档

不好看,真的不要看哈哈哈

就是强迫症必须要补一下】


第五回 小三爷打马遇歪道 张起灵私心赠宝刀

且说吴邪见那闷油瓶竟有这等本事,心下又惊又敬,一时失声叫起来。吴三省听得,只觉心中更闷。自家侄儿这般沉不住气,只怕下了斗是要吃亏的。但这吴三省向来不是自寻烦恼之人,只思量片刻便丢开手去,仍旧驾车不提。

吴邪心下却越发疑心起来。这小哥这样好的本事,怎肯来下这样一个小斗呢?再看那小哥,已是眯眼小憩起来。吴邪有话没处问,正暗自憋屈,便见潘子已快马撵来。吴邪心下大喜,当下要来潘子的马,自骑了跟在车旁。不一会子又嫌马车脚程慢,便打马喊道:“三叔,我上前头看路去罢。”潘子急急喝止,那吴邪早一溜烟去了。吴三省道:“罢,好容易出来,叫他去罢。青天白日价走这样官道,又这么大个人了,还怕丢了不成。”潘子听说,便也略略宽心。

却说吴邪先前游学、经商,倒也略见过些世面。这倒斗却是头一回,只觉无限趣味,连带那草木也好看的紧。一气窜出去,便勒马信步游赏起来。忽见前面一个跛足的道人,一壁走一壁唱些经文似的东西。吴邪忙下马紧走两步,赶上前去听他说些甚么,只道是“好”“了”云云,不甚分明。吴邪便问那道人唱的甚么,那道人只自唱自走,全不理会。吴邪跟在他后面听了一会,只听懂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一句,还欲再听,吴三省的马车已赶了上来,问吴邪停在这里做甚。吴邪无心理会,只摆摆手让吴三省先去,自己随后赶来。吴三省略嘱咐两句,便缓驾去了。吴邪又去看那道人,只见他拍手大笑道:“好热闹,好热闹,没成想竟还有他。如此这般,我也不必急了,你且在我这里安生罢。”吴邪更是不解,忙道:“你认识我三叔?”道人闻言转过头来,竟直愣愣看住吴邪,喃喃道:“哎呀呀,竟是你,竟是你。这可怎么样呢?”吴邪又道:“是我怎么样呢?”那道人自己想了一回,又望望前头,忽把吴邪拽着,笑道:“你们两个,终是一个要害死另一个的。”吴邪全摸不着,欲待再问,忽听后面轰的一声响,忙回头去看,又没有甚么。再看时,那道人却全没了踪影。吴邪心里大骇怪,只道还没下斗,怎的就遇上了这样蹊跷事。又上马四处张望一番,果然那道人如遁地一般,一点影子也寻不着的。吴邪只得打马去撵吴三省的马车,心里还想着那道人的话,终不知究竟自己是怎样,那害死人又究竟是怎样。吴三省见他撵来,却只是闷闷的,一时也不知该当如何。一行四人便只闷头赶路,一路或走或歇,不提。

当夜亥时光景,一行人来至一处村舍。张起灵骑在马上,潘子驾车,吴邪并吴三省坐在车中。潘子喝住马车,吴三省打帘子下来,自去打门,里面迎出来一个六十岁光景的大娘。吴三省与他寒暄一回,大娘让进他去,又去张罗烧水。潘子上来牵马,叫张起灵去望望吴邪怎的还没下来,张起灵只得跃上马车,打了帘子探头去看,只见吴邪倚在边上睡得正好。张起灵懒怠费事,立时背了吴邪下来,问一旁系马的潘子道:“他睡那里?”潘子只道那小哥素来是个冷淡难相与的,今见他背了吴邪,不觉怔了一怔:“东边里间。”张起灵又道:“我住那里?”潘子已回过神来,忙道:“你和小三爷睡一间罢,屋子实在小,没有旁的地方了。三爷睡西间,我在西间外边的小床上睡。”张起灵略一点头,便背了吴邪一径走了。

第二日早,吴邪醒来,只觉一阵恍惚,看屋内四处陈设全然不识,一时竟不知身在何方。略一侧头,见张起灵就躺在炕的另一边,已经醒了,正呆望着房顶出神。吴邪笑道:“小哥早醒了?这是那里呀?”张起灵听他嗓子沙哑,知道他是刚醒,昨夜的事全不记得的,便道:“你三叔找的地方。”吴邪自知他肯搭话已是不易,便不再问,起身道:“我去看看他们起了没有,再去寻些吃的来罢。”说罢便穿上长袄,出了东屋,见潘子已在喂马。吴邪便问这是那里,原来是那吴三省因附近多古墓,早年间以吴家经商的名义置办下的一处房产,只雇了一个老妈妈看顾,要倒斗的时候便来这里歇脚。潘子因说这里离那斗不过十几里路,今日自己先同吴三省去看察一番,若无事,明日便可下斗。吴邪心中自是喜欢,又问自己今日可有事做。吴三省正从屋里出来,因说道:“你今日同那小哥留在此处。一来打点东西,二来这斗虽是不险,你也要防备些才好。今日便叫那小哥教你使连珠铳罢。”

吴邪笑道:“难为三叔,上那里得着甚么连珠铳来?”吴三省道:“小孩子别管这么些闲事。你今日能学会了,我便烧一百柱香了。”三人又玩笑一回,吴三省便与潘子上马去了,且丢开不提。

那吴邪拿了连珠铳边去屋里寻张起灵,告诉了吴三省一番话。张起灵方才其实已经听的分明,也不插话,只在吴邪说话时在小包袱里翻找起来。吴邪道:“小哥找甚么呢?我去找大娘要来。”张起灵不答,半晌从小包袱里寻出一把匕首,递与吴邪。吴邪见上面好精致花纹,喜欢的紧,问张起灵那里得来的。张起灵只淡淡道:“连珠铳只能远程御敌,近身还是匕首好些。”吴邪笑道:“小哥果然厉害,真真没有一点疏忽的。我见你还有一把长刀,现今又有一把短的,再加上那连珠铳,都要用熟了,也只你这样的厉害人物才使得。”说罢仍把玩那匕首。张起灵不看他,只一壁收拾包袱,一壁说道:“给你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
热度(3)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