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邪簇邪】沙漏

【希望喜欢】


“你要杀了我吗。”吴邪点了一支烟,没有抽。

我没说话,吴邪于是笑了,上半身隐藏在烟雾里。他抬手挥一挥,手臂裸露在空气中,凸起的血管看着很适合打针。

“还有点冷了。”吴邪说。

“你不冷吗。”吴邪又说。

“我是来杀你的。”我说。

吴邪躺在躺椅上,眯着眼从窗帘的缝隙里向外看。

“我知道。”

“你杀吧。”

“刀,或者把我从这推下去。”

“这里还挺高的。”

“或者打一针什么的,医生都说我的血管好找。”

吴邪转过头,看着我,房间里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或者你也可以把我藏起来,不会有人在乎也不会有人发现你是不是真的杀了我。”

吴邪站起来,走到窗前。

“你最好快点想好,你没有时间了。”

他伸手,窗帘拉开,大片的光线倾泻进来,我像他一样眯了眯眼。

吴邪站的地方替换成了一个女人,红嘴唇儿,纤细的脖子。

“黎簇先生是吗?”

“……对。”

“能麻烦您把烟熄了吗,办公室里禁烟。”

我低头,手里的烟已经烧到了中间。

“好。”

“那我们就开始了。”她说着扣下手边的一只沙漏,金色的沙子缓慢地洒下来,像沙漠里有风吹起。

“黎先生最近还有幻觉吗?”她问。

“黎先生?”她又问。

我把视线从沙漏上收回来,对她笑了笑。

“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您,上次开的药特别管用,我最近已经没有幻觉了。”


评论(6)
热度(63)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