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瓶邪】事后谈话梗

@水墨画 小天使的点梗

好歹在向着温馨的方向发展了吧哈哈哈

希望喜欢】


我们的事后谈话一般在浴缸里。

有时候谈着谈着我会睡着,有时候谈着谈着我们会把事后再一次变成事发,总之第二天我一般会稀里糊涂地在床上醒来。头几次的时候我总怀疑自己是分裂出了第二人格,帮我抵挡一个不那么冷静的张起灵。

我先跨进浴缸,水很热。张起灵还穿着一件长袖,慢条斯理地拽下一只袖子。

“衣冠禽兽。”我说,闭上眼睛,顺着池壁滑下去。

张起灵迈进来,带起水流的波动。他抓着我的下巴很卖力地吻一下,我闭着眼睛笑了。

他坐到我对面,握住我的一只脚踝往里清洗,我觉得耳朵上面有一根血管跳了一下。

“听说过了四十岁,身体就在走下坡路了。我觉得咱们也应该禁欲保肾,修身养性。”

张起灵的手轻轻抽出来,路线逐渐往危险的方向偏移。

我想了想,又说:“其实关键可能不在这儿,而在保温杯里泡枸杞。”

他停了手,看了我一眼,坐回去,扭头去拿洗发露。

“没有了。”张起灵说。

“哦。”我说。

“别问我新的在哪,上次是你去买的。”我又说。

张起灵把瓶子放在旁边,水淋淋地站起来。浴缸里的空间大了很多,我坐起来看他。

他几乎打开了洗手间里所有的柜门,转身的时候不时地碰倒东西,我看不过去,又不愿意出去,蒸汽蒸得我昏昏欲睡。

他回头看我,我趴到边沿上。

“最下面那个柜子,再往里点。”

“没有。”

“右面那个。”

“没有。”

“上面那个。”

“没有。”

“……”

“……”

我站起来,蹲下,从一开始最下面那个柜子的最里面找出了一瓶新的洗发露。

薄荷劲爽,啧,大冷天的,牛批。

“下回你把家拆了再跟我说找不着吧。”

他只顾左右,没说话。

我又躺下去,听到张起灵慢悠悠地开口。

“好像沐浴露也没了。”

呸,混账王八蛋,我宁愿回你老家去抓猴儿杀鸟儿也不想再从我的浴缸里出去了。

在我马上要睡着的时候,他终于找着了沐浴露,又跨进了浴缸。

“你之前也有那种快递途径吧,运些活物什么的,一般快递不给寄的那种。”我回了点神,用脚趾头蹭蹭他的小腿。

“嗯。”他把洗发露打开,放在一边。

“帮我联系一下,我给瞎子寄点东西。”

“寄什么。”

“嗨。”我坐起来晃晃脑袋,把洗发露倒在手心里,搓得一手都是泡儿,“不是教师节没给他送礼吗,想着弄三五头小猪,寄给他炒青椒。”

张起灵没答话,拧开一瓶新的沐浴露,把瓶盖下面的塑料环取下来,套在了我挂着泡沫的中指上。


评论(10)
热度(181)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