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邪簇邪】玩火

【希望喜欢】


黎簇蹲在门边,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旁边门口有个挺壮的大哥,黎簇站起来走过去。

“劳驾您,借个火。”黎簇说。

大哥把打火机扔给他,黎簇点上,烟放在嘴里叼着。

“里头什么时候能完事?”黎簇问,低着头,单手给苏万发消息,声音嗡嗡的。

大哥也点上一支烟。

“快了。要是花儿爷来说话,还要喝茶,时候就长一点。黑爷向来不留下吃饭,也就再五分钟的事儿。”

黎簇点点头,走回刚刚的地儿蹲下,接着听到门开了。

黑瞎子从里头走出来。

“叫你。”黑瞎子正在穿外套,有一只袖子别在后头,胳膊穿不进去,“给我拽一下。”

黎簇站起来,跺跺脚,往门里头走。

“操。”黑瞎子抖抖胳膊,要把穿好的一只袖子抖下来。

黎簇回身,帮黑瞎子把别在后头的袖子拽出来,递给他。

吴邪在桌子边,甩胳膊甩腿的,看见黎簇,踢着腿过去。

“什么事儿,说。”

黎簇站着没动,也没说话,看着吴邪伸长了胳膊拉了拉侧腰,又趴下拉了拉腿,哆哆嗦嗦地用指头尖够到了鞋尖。

“四十多岁的人了,够到鞋尖可以了。”黎簇说。

吴邪站直了,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黎簇,忽然伸手,把黎簇指头间的烟头拿过来,扔到地上踩熄了。

“小孩子家家的别玩火,玩火尿炕不知道吗。”


评论(2)
热度(56)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