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k莫

忽然想写,就写了

很短,玻璃渣预警

就不奢望大家喜欢了,只希望不挨揍(怂)】


郝眉的东西怎么这么多呢。

茶几上有一罐牛奶糖,才吃了不到一半。ko伸手抓一把放在口袋里,站起来走进厨房。

洗碗池下面的柜子里有一个纸箱子,本来是烤箱的盒子,后来就装些七七八八的杂物。ko蹲下来,一样一样地把东西拣出来。郝眉顺手拿的报纸,郝眉留的桂花米酒,剩了半盒的人参。

ko站起来,水池边上有一瓶还没打开的胡椒粉。ko不喜欢味道这么呛的东西,郝眉喜欢。

冰箱上贴着花里胡哨的冰箱贴,两个人旅行的时候买的。郝眉说贴着好玩,有家的感觉。ko还记得郝眉说“好玩”的时候,舌头稍稍卷起来。

ko摘下一个刻满啤酒的,放到箱子里。

拐出厨房就是卧室,卧室的灯亮着,ko伸手关上。拉开窗帘,外面是大好的太阳。窗上贴着两个镂空的福字,样式是郝眉选的,一张是年年有余,一张是岁岁平安。ko撕下来,红色的纸片打着旋儿落到地上。

地上的毯子是郝眉从哈尔滨带回来的,冬天踩上去很暖。毯子上放着郝眉的拖鞋,深蓝色的,他说不要灰色的。ko俯身拿起拖鞋,鞋面随着手指凹进去,抖落细小的尘埃。

ko把拖鞋放到箱子里。

箱子挨着衣柜,柜子里两个人的衣服紧挨着挂在一起。最外面是郝眉的一件钢铁侠t恤,店里只剩一件大号,长了很多。郝眉还是兴冲冲地买了,穿着和自己一起去坐西湖的游船,被翘起的钉子刮出一条半长不短的线。郝眉的衬衣外套领带牛仔裤,ko搭到手臂抱不动才转身,把衣服放到床上。

被子没有叠,ko忽然伸手把衣服扫到地上。

他很慢地躺下来,靠近衣柜的半边是郝眉习惯睡的位置。

枕头还记得郝眉,陷出刚好的弧度。

躺在枕头上侧过头,能看见郝眉那天晚上穿去医院的那身睡衣。没有洗过,袖口还有滴上的药水,痕迹已经淡了,但只要不洗就总也不会掉。

他把脸埋进枕头柔软的凹陷里,身子慢慢地开始颤抖,大口地抽气,闷着头从呜咽到哭喊。

从得知郝眉生病到此刻,二百天,他终于在收拾郝眉东西的时候哭出声来。

郝眉的妈妈说,谢谢你ko谢谢你,一直陪着他,照顾他,让他……让他能安心地走。

郝眉的妈妈泣不成声。

郝眉的妈妈说,他的东西,可不可以拜托你给我一些他的东西……让我……让我也好……

她的话没有说完,她捂住脸,眼泪和破碎的哭声顺着指缝流下来。

ko点点头,僵硬地上前抱住哭泣的女人。他知道她一定也和自己一样,每一个晚上都带着担忧和希望,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眼睛生疼,眨一下似乎又要流泪。ko翻过身,卧室的灯上挂着一只千纸鹤。

是今年过年的时候,郝眉仿佛好了些,吃了五个饺子,还折了一只千纸鹤。ko替他挂在灯上,他笑着说新的一年一定多多努力。

他瘦的厉害,ko却想没关系,他已经能吃五个饺子了,很快就会好起来,又变成肉乎乎的娃娃脸。

ko闭上眼睛又睁开,站起来,把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回衣柜里。

郝眉的东西怎么那么多呢。

多到挑不出一件来送人。

睡衣口袋里的奶糖掉到地上,ko捡起来,剥开糖纸,奶香味在唇齿间化开。

又找到一件东西,是一个奶香味的吻,ko想。

糖吃完了,太阳也落山了。

评论(12)
热度(46)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