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于

QUE SERA SERA

【邪簇邪】搭车

【写毕业论文是我码字的第一原动力

希望喜欢】


以前我想着我要退学,挣钱到八位数,在房子里肆无忌惮地抽烟。

现在我只想快点回家。

吴邪裤子兜里破了个洞,钱都从洞里漏没了。我俩在山里一个农家乐逮了一天野鸡,手机都没电了,只能蹲在路边上拦车。

“哎。”

吴邪递给我一支烟。

“哪来的?”

“左兜破了,右边还好着呢。”

“傻逼,不会拿右兜装钱吗。”

吴邪没说话,给了我一个嘴巴子。

于是我俩又安静地蹲在路边上拦车。

不给钱,又一副糙样,根本没有车拉我们。

吴邪拉我起来,一把扒了我的裤子,把我往路边踹了一脚。

“神经病啊。”

吴邪还叼着烟,看着我咧嘴:“这样好拦。”

“那你怎么不脱,你裤子还破了个洞呢。”

“你好看。”吴邪又蹲下,把烟头在马路牙子上摁灭了。

我就喜欢人家夸我,于是踢了踢腿,果然有车停下,挺漂亮一姐姐冲我笑,问我去哪。

我指指吴邪,说送我爸去医院治脑子,看见那秃瓢了吗,开刀剃的。

姐姐让我俩上车,还让我把裤子穿上,说影响不好。

车开了,一路风啊月亮啊树杈子啊灯火。

我坐在副驾上,说姐我好看吗。

吴邪在后座上,乐了。


评论(6)
热度(110)

© 辛于 | Powered by LOFTER